正文 第八章 难兄难弟

上位完整版电影 白号 3757 字 2020-08-10

【小说_大洋小说网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兄弟,你看我比你也好不到哪去,你何必老是怒眼瞪我?要我说,咱们这是不打不相识,打出来的交情,我猜咱俩上一世是一家人哩!嘿嘿!”胖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张鸟嘴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青阳一脸鄙视,“你啊,既然到了这滚滚红尘之中,那就跟着我老牛好好享受这红尘之乐吧!牛皮卷老哥我也不昧了你的,先暂且存放在我这,以后再还予你。”

“喂喂,你这人好不讲道理,好心给你丹药疗伤,你却打起我宝贝的主意,真是卑鄙。我若不是被封印了法力,你这牛头岂敢这般……”

“哎,哎,哎……我娘会扒了我的皮的……”

胖子脸色一苦,道:“我全身被封,妖力涣散,如何提高?”

“呸……”青阳啐了一口,将肚兜一扔,拿起写有力神丹名字的玉瓶,放入怀里,占为己有。在袋里找了找,没发现什么贵重的物品,便将空空的皮囊系在自己的腰间。

越想越气人,青阳冷哼一声,道:“急也没用,要对付那狐狸精还得慢慢想法子,不能操之过急,目前先得提高实力,若无实力,一辈子得受她的奴役!”

青阳见这胖子将这卷牛皮看得如此紧要,愈加认定这张牛皮的宝贵,心里一喜,接着牛脸一拉,阴沉着道:“听你这么说这牛皮来自上古,不说是一件神物,至少不惧刀剑水火才是,为何你害怕被我这区区火云烧坏?”

青阳看着一脸凄苦可怜兮兮的胖子,鄙视道“莫装了,你这无良的胖子,若是真的害怕你老娘扒了你的皮,你也不会盗了她的牛皮卷,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胆肥的种,无良家伙,是不是刚刚从家里偷跑出来?”

“喂,胖子,这牛皮是什么来历?”

“嗯嗯,这可是上古时期的东西,据我娘说这卷牛皮是上古洪荒时期一位大能者的东西,天地大劫之后被……被我先祖无意中得到,之后辗转到了我娘手里,若是稍有毁坏,我娘是不会放过我的。”

一说起这狐仙儿,青阳胸口也是一股子气,无缘无故被拿到这积雷山做了奴仆,三天两头的被折腾,本来膘肥体壮的身子,如今也瘦了十来斤。可是狐仙儿乃是天仙中期强者,对付自己这样的如同踩死一个蚂蚁那般容易。

“谁要是跟你是一家人,那他准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这无良的胖子,自己干的龌蹉之事,却赖到我身上来……哎呦……嘶嘶……”青阳一不小心牵动嘴角的伤口,痛得他嘶嘶怪叫。

“呃……好吧,不管你怎么得来,从今以后它属于我老牛了!”青阳很坦然地将牛皮塞进了自己袖里。

“我……我偷来的。”

“嗯?传家之宝?”

随着青阳得翻捣,一件件东西被翻出来,有念珠、木鱼、八卦镜、簪子、铃铛、肉干、头盔、力神丹、忘忧丹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还摸出一双绣花鞋来。

胖子见青阳边说话边把牛皮往怀里塞,一双小眼睛微微一转,暗道:“牛皮进了牛嘴,一时是拿不回来了,且先暂时存放在这牛头手里,待我逃出了这积雷山,恢复了自由身,再向他讨回来。”

过得片刻,青阳见胖子神神秘秘地凑近过来,在身上摸索半晌,最后从腰间摸索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来。

见火云垂下,渐渐接近牛皮卷,冷着脸的胖子终于松动,脸上肥墩墩的肉一阵跳动,突然,大叫一声,扑向牛皮卷。

胖子怀疑的看着他,道:“你这牛头实力不怎么样,为人倒还磊落,抢了我的传家宝,还敢跟我结拜。如果你能破解了我身上封印,拜你做哥哥又有何妨?如果没这个本事,少来聒噪,尽早把我的宝图还来!

青阳一阵恶寒,看向胖子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而那胖子脸色也是一红,讪讪一笑,出言道:“那袋子是我从青蛟魔王那顺手牵羊过来的,你莫想多了……”

青阳没注意到胖子说话时眼神躲躲闪闪,只顾着打量手中这块上古传下来的破牛皮,暗道:“难道真是一部上古仙卷古经,哇哈哈,老子目前最缺的就是修炼法门,发财了!”

……

原本浑身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的青阳,正想跟那胖子翻脸,就感觉到喉咙处一股浓郁的灵气化开,沿着身体中奇经八脉到处乱窜。

青阳听着胖子的唠叨,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懒得理他,转向一头。渐渐的困意上来,张嘴打了个哈欠,觜才张大,就感觉一个圆圆的东西飞进了喉咙。

青阳拾起牛皮卷,只见巴掌大小的牛皮破破烂烂,一个个蛀虫啃食后留下的虫洞,几条金线弯弯曲曲绣在牛皮上,看上去像幅怪兽的图画,仔细看去又像一些文字,只是这些字青阳一个都不认识,从没见过。但是看着这张牛皮古朴无华,残破的牛皮上玄奥的花纹见所未见,又想到了手指上那个八角铜环,一时心动了起来。

打定主意胖子肥嘟嘟的脸一皱,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涎着脸,哪有一点被人刚抢走传家之宝的模样,凑近青阳道:“嘿嘿嘿,牛头,还真逃不出你的法眼,我被老娘关在天柱山数年,前几日刚从山上下来,没想到刚投靠了老蛟就遇到了这档子事。那破牛皮送你也无妨,只是如今你我兄弟被这狐媚子拿来这积雷山,三天一顿小打,五日一顿胖揍。今后还不知道要被她怎么个折磨法,想想都够凄惨的。”

胖子被青阳一会怒一会痴的模样惊了一下,又见青阳那双亮晶晶的牛眼中贪欲之火不断攀升,肥嘟嘟的脸皮也不由一阵抽搐,肥墩墩的身躯不由得往后挪动。

青蛟魔王揉揉还有些发痛的蓝靛脸庞,也顾不得渐渐远去的胖子,暗怪老父多事,硬要撮合他去娶什么玉面公主,就这样的悍妇,若真取回来那还有安宁日子可过,想到彪悍的狐仙儿青蛟魔王不由得又打了个冷战

可是还不等他挪动,青阳已经一跃而起,一个饿虎扑食将其扑倒在地,双脚扣住胖子的身子,一手按住他的双手,一只手快速摸上胖子腰间的皮囊。

青阳看着一脸苦相的胖子,突然呵呵笑道:“你我今日有此劫难,不如咱们结为异姓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如何?”

青阳早就主意到这胖子腰间怪异的鼓鼓皮囊了,刚才胖子在翻找丹药时,在身上乱搓揉,而腰间的皮囊却有意无意地藏在身后,加之皮囊花纹密布,宝光生辉,从这些迹象表明,这个流光溢彩的皮囊必不是凡物。

青阳想想也是这理,对胖子又道:“你说你娘视若珍宝,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唉……呃……呕……你……你……你竟然给我吃了进去?无良的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咦……这……”

青阳呵呵大笑,道:“你且放心,看为兄手段!”

“哎哎哎!那是我的袋子!”

“这死胖子难道有收藏女人贴身东西的癖好?”青阳摸遍乾坤袋,竟然真摸出一件粉红色肚兜来。

青阳冷哼一声,瞟了一眼墙角,这胖子也许是太胖,虽然被狐仙儿封印了一身实力,又被好好胖揍了一顿,除了脸上有些青紫外,其他地方却完好无恙。

青阳懒得废话,看着那双金丝花边的绣花鞋上凤鸟翱翔,栩栩如生,做工精致,但是却给他一股压抑的感觉,遂一脚将绣花鞋踢得老远。只见绣花鞋滚落三丈外,从鞋里掉出一卷破牛皮。

此时,青阳那还不明白,这颗药丸真的不是胖子身上的污垢,是货真价实的疗伤圣药。一时间,青阳眼睛一亮,觉得眼前这个猥琐的胖子英俊了起来。

胖子脸色一愣,接着苦着脸道:“兄弟,这牛皮被我老娘视作珍宝,心爱了不得了,平时谁敢拿刀剑水火来试?万一这牛皮只是一件凡物,被你那烈火烧坏了一丁半点,我怎么向老娘交代?”

胖子见火云将牛皮卷裹了起来,脸色一急,立马抱拳求道:“莫烧,莫烧,这是我的传家之宝,若是稍有毁坏,我老娘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兄弟快些住手。”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青阳见皮囊到手,立马身体一跃闪到一侧,心随意动,头顶一股火焰窜出,在头顶结成一片火云,然后神情戒备地防止胖子扑上来夺回皮囊。

“唉!可怜了我那兄弟,刚到我这三日,还未歇下脚来,便听说那狐媚子对我满腹爱意视之不理,弃之如敝屐,本想给我出出气,不曾想惹下了这祸事,真是造孽,希望那兄弟能挺过去!”

看着胖子一脸猥琐,手掌中托着黑乎乎的药丸,青阳一阵恶寒,这要是圣药?那自己身上一搓,岂不是至少能出一坨来,无良的胖子真是恶心的家伙。

“咦?你怎知道?”胖子一脸疑惑,仰着头问青阳。

“若想要你的乾坤袋,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妄动一下,我头顶的火云可不长眼睛。”

“哎哎,来!来!兄弟我这有几粒上好的疗伤圣药。”

看着青阳怪异的神色,胖子眨动着一双小眼睛,愕然道:“兄弟,你这是甚意思?莫是不信?我可告你,这圣药可是我从青蛟魔王那弄来的,不说能医死人活白骨,至少能活血回气,不信你试试。”

“嘿嘿嘿!谁卑鄙你自个心里清楚,你那丹药虽然灵气浓郁,但是里面的迷药也不轻松,哼!若不是我在服下去瞬间就已经用心火炼制了一番,恐怕此时我已经着了你的道了。”青阳嗤笑一声,不再理那胖子,自顾翻捣起手中的乾坤袋。

“嘿嘿嘿!我说兄弟,你这般是何苦呢,就不是被揍了一顿么,一点皮外伤而已,咱们妖族哪有那么矫情。”胖子龇着嘴,嘴角扯到了耳根,看样子有些自得。

摩云洞地牢中,青阳捂着肿成一个叉烧包的右脸,一双乌青的牛眼不住地往牢房角落里的胖子身上瞪。

胖子见青阳双手捧着破牛皮,一双牛眼亮晶晶,嘴角都扯到了耳当根,讪笑道:“兄弟若是喜欢那个袋子我便送于兄弟吧,只是这张牛皮卷实在是太过重要,兄弟便还予我吧。”

见胖子紧抿着嘴,头歪向一头,一脸的视死如归。青阳内心一动,头顶盘绕的火云如有灵性似的缓缓垂下来,落向手中牛皮。”

“此时此刻已经不是了。”

“哼!”早就防备着的青阳一个倒翻,躲过胖子的猛扑,顺势一脚将胖子踢飞三丈。同时,头顶火云如一卷匹练突然一卷,将牛皮卷了起来,接着冷喝道:“若再乱动我这神火可就不客气了。”

【小说_大洋小说网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