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青蛟魔王

上位完整版电影 白号 5530 字 2020-08-10

【小说_大洋小说网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只见青蛟魔王转过头对着狐仙儿,抱拳道:“公主,我碧波潭与积雷山一向交好,我虽是对公主心存爱慕,但是我也知公主看不上我这肮伉的人,如果今日公主放了我这兄弟一命,我青蛟今后便绝了对公主的那份心思,不再纠缠公主。”

“当当当……”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青阳终于想起来这个胖妖怪是谁来着了,眼来就是那个偷窥狐仙儿洗澡的胖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青阳立马扯着嗓子大叫道:“莫打了,莫打了,公主快停手,快停手!”

一旁愤怒的青蛟见了狐仙儿羞怯的表情,死死盯了一眼青阳,最后叹息道:“罢了罢了,我青蛟此次前来提亲也是遵循父亲之意,既然仙子已经心有所属,老蛟这便告辞了。”

胖子正在左右犹豫的时候,突然发现碧波潭上狐仙儿不见了,只见到鼻青脸肿,浮在碧波潭上不知死活的青蛟魔王和岸上东张西望贼眉鼠眼笑容幸灾乐祸的牛妖。

“咦!那个猥琐的胖子好眼熟!”

青阳只见玉面公主冷哼一声,冷着脸,二话不说,一条长鞭在手,叱咤一声,便攻向青蛟魔王。

“哈哈哈,你说的心上人不会是这个孱弱得需要你来保护的懦夫吧?”唤作青蛟的大汉,一脸不屑地看着青阳。

青阳偷偷打量自己身上这一身拉风的披挂,脸臊得成猪肝色,原来是给自己换上这一身披挂,自己却想成搞那事,还大呼小叫,口无遮拦,脸都丢尽了。青阳看着怒气冲冲往前走去的狐仙儿,红着脸,赶紧跟上。

“就是他,就是他那日在歪脖子桃树下……呃,那个……”青阳头频频点头,这个猥琐的胖子化成了灰他也认得。

“呃……是是!”青阳赶紧溜之大吉。

青阳只见狐仙儿往自己身前一站,所有的压力都烟消云散,如同从未发生一般。

青阳还没搞清状况,就感觉到一股气势如山似岳压来,瞬间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一旁的的青阳有些惊讶,这胖子看上去实力也不是太高,在天仙中期的狐仙儿眼前还能逃了?天仙中期啊,那是在次州大陆上可以呼风唤雨的主了,积雷山方圆千里,人人惧怕,各路妖王都与万岁狐王有来往,不是因为万岁狐王为人多豪气,也不是他实力多么高超,乃是因为积雷山摩云洞有个天仙中期的玉面公主。

狐仙儿正打得解气,就见青阳在湖岸边大吼停手,狐仙儿本欲不理,只是见其双手挥舞,面色急迫。再说心中怨气出得也差不多了,于是便罢了手,飞到青阳身侧。

青阳站的较近,这些话都一句不落地听了去,对青蛟魔王这人生出了一丝佩服,恩威并施,先讲条件,以退为进,再暗露威胁。

“真的就是他?”

青阳二人刚降下云头落到地面,便听到碧波潭湖面一阵哗哗水声,紧接着就见到潭水被一股无形之力分成两半。一头筋躯如磐石,面色蓝靛,赤发紫须的妖怪分开潭水,踏波而来,不是青蛟魔王还有谁。

狐仙儿手中三十六节精钢飞刺即将拍在胖子头上,碧波潭上传来阻止的声音。青阳愕然望去,只见一身破烂烂鼻青脸肿的青蛟魔王蹒跚着走来。

“啊……啊……姑奶奶莫打了,莫打了姑奶奶……哎呦……”

“为何杀不得?”狐仙儿面色更冷,似乎很讨厌青蛟魔王。

“青蛟,我劝你死了那份心吧,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飞行一个时辰左右,狐仙儿和青阳便降下了云头。

“看什么看,蠢牛,赶紧给我把后山好好打扫一遍。”

魁梧大汉般的青蛟魔王竟然敌不过娇小可人的狐仙儿,在狐仙儿手中接连中招,不一会功夫,面如蓝靛,阔口横齿的面庞就已经红一块,紫一块。如是在这样打下去,一会保准永久性破相不可。

“这玉面公主脸色不善,汹汹赶去乱石山碧波潭,多半是去踢场子的!”青阳一双牛眼一转,打定主意,如果这二人一会厮杀起来,战斗得不可开交,那他就乘机逃之夭夭,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公主休打……公主休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青阳侧眼看去那钢鞭形如钢锯,粼粼节节,上下刚好三十六节,每一节形如飞燕,块块相扣,锋利异常,看其材质应该是玄铁精钢打造,如果这么一钢鞭拍下去,胖子的脑袋多半要稀巴烂。

绕过几座假山,穿过一片花园,顺着穿过一个隧道,青阳来到一个山洞。只见山洞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到处金碧辉煌,巨柱雕刻,宛如皇宫一般。

“乱石山碧波潭!”

“公主,这厮贼眉鼠眼,肥头大耳,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不能信他!”

“公主,我们这是要去哪?”青阳青衣小帽站在一朵雪白的云朵上,含胸低头,偷偷抚摸在软绵绵如棉花糖般的云彩,偷偷瞄一眼前方轻纱遮面,衣襟飘飘如仙女下凡尘的狐仙儿。有些想不通自己飞行时为什么都是黑云滚滚,人家的却是雪白彩云飘飘?

“我不是……”

青阳见狐仙儿罢战停手,涎着脸立马靠过去。

“哼,可恶的青蛟魔王,还不死心,青牛,我们走!”

“公主莫打了……俺……俺老蛟认输了……认输了还不行吗?”

“什么?女儿呀,这终身大事怎么能那么草率呢?即便你要与人成亲,拜天地这大事,我怎么能少呢?你呀你……”

青蛟魔王说罢见狐仙儿毫无心动之意,见狐仙儿手中钢鞭唰唰动起来,急忙低声道:“,公主莫要冲动,此人是我父亲自推荐到我这来的,若真是丢了性命,我也不好跟父亲交代啊,给我老蛟一个面子吧!”

“老蛟,救救兄弟我……兄弟我也是为了你……哎呦……莫打……莫打……”

胖子透过大青石,看着自己的好兄弟被狐仙儿胖揍,内心焦急的同时也在犹豫要不要生出援手,帮兄弟一把,毕竟是斩过鸡头,烧过黄纸,结拜过的兄弟。但是看到狐仙儿那彪悍凶残打法,胖子又踌躇了,为兄弟两肋插刀是义气,但是如果上前去真被插上两刀,那就亏大了。

乱石山碧波潭青阳知道的,是一个号青蛟魔王的大妖的洞府,他还听说这位大妖实力强横,是一头青蛟得道,这魔王追求玉面公主已经好久了,但是不知为何这公主一直看不上眼。

青阳这几日看势头不对,端茶倒水,鞍前马后跑得忒是勤快。天天伺候狐仙儿的差事,让洞中一干妖怪将青阳嫉妒得要死,都以为伺候着这么一个美得一塌糊涂的狐狸精是件多么享受的美差,只有青阳有苦难言。

青阳举目望去,穿过几株荆棘,在一个大青石后面有一个胖胖的人面鸟嘴肥头大耳的胖妖怪。

青蛟魔王来到近前看着一双小眼睛贼溜溜乱转的胖子,叹息一声,道:“兄弟,莫乱动心思了,即便你能逃过此次,那你能逃过今后的追杀?”

“啊?这个……”胖子结结巴巴狡辩不了,脸色一白。

青阳看着狐仙儿泫然欲泣,含泪欲洒,一脸哀怨,又美艳勾魂的双目,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发干的喉咙,硬是不敢再说半句话。他担心若是再冒出一句话,狐仙儿右手中那柄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神光吞吐不定的神兵利器,一定会百分之百地插进他的嘴巴里。

“公主,饶了我吧,我就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才有那样的肥胆,再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刚潜到桃树下便被公主发现了,我真的是什么也没看到,我可以对天发誓……”

狐仙儿一脸绯红,呼吸有些急促,愤怒地瞪了一眼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锁子甲,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头却快低到脚背的青阳。

万岁狐王员外爷打扮,一身绫罗绸缎,走到哪都一身珠光宝气,在这方圆万里之内,那是数一数二的富户,家有亿贯家财,富可敌国,实力虽不高却与许多妖王都有来往,是个八面玲珑的主。但是,这老狐妖性子较弱,虽最是疼爱女儿,但也最害怕女儿。这不,狐仙儿听不下去老狐妖的唠叨,甩了一张冷脸给狐王,带着青阳出了摩云洞,老狐王也不敢追出去阻止。

狐仙儿凝着一对秀眉,思考着青蛟魔王的话。地上趴着的胖子这时也看出来狐仙儿有些踌躇,便抬起头求饶起来。

“女儿呀女儿,你明明没有与人私定终身,怎么能说你与那牛妖已经私定了终身呢?你呀你,放着那么多的婢女不用,让个肮伉野牛来伺候,这成何体统?若是被别的妖王听去,我这老脸还往哪搁?哎……女儿……你干什么去?今日我刚从乱石山碧波潭回来,那青蛟魔王托我向你问好哩!”

青阳放眼望去,只见群山中高山奇山山坡一片,万山丛中千姿百态,山穷水尽,峰上有峰,清逸秀丽寸草不生。当真好一个乱石山,千山万岭,崇山峻岭,峰峦雄伟,悬崖峭壁之下一汪千里碧波潭水波光粼粼。

兵器交接,火花四溅,劲气四射,令青阳咋舌的是,看起来五大三粗,筋躯铜骨的青蛟魔王竟然抵不住狐仙儿连续攻击,步履踉跄,步步后退。

“好啊,原来是他,这个无良的胖子。”

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此时青阳才回过神来,见一位员外爷打扮的耄耋老者坐在一张金色太师椅上,正一脸爱怜地看着狐仙儿。

青阳一见这胖子的神情,明显是在打他的注意,想栽赃陷害。青阳也不是吃素的,哪能就这样看着自己被陷害。于是,一双牛眼一转,偷偷摸摸上前一脚踹在胖子屁股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老拳。

砸得灰头土脸,满嘴土灰的胖子这才回过神来,抬头便看到一袭白衣飘飘,如仙女下凡尘的狐仙儿就站在自己眼前。

青阳可不敢在让这个死胖子在胡言乱语,一记老拳砸在胖子的右眼眶上,把他打成一只熊猫眼,这丫的终于闭了嘴,不过青阳感觉周围气氛有些不对,抬头一看,只见青蛟魔王乌青的脸上惊讶、艳羡、同情各种神色交织;再看狐仙儿,一双媚若桃花的丹凤眼,此时含霜带煞,怒火在跳跃。

“哼!还说!”狐仙儿柳眉一拧,手中三十六节精钢飞刺一晃,节节飞刺刺啦啦自动滑动起来,寒光闪闪,吓得胖子额头冷汗直冒,脸色苍白如纸,不敢再言半句。可是一双小眼睛却是滴溜溜转,不时拿着青阳瞟。

那青蛟魔王喜滋滋迎来,还未来得及多说几句客套话便见道道鞭影袭来,一时大惊,右手一张,一柄玄铁精钢三叉戟出现在手中,迎头便挡。

人未到声先至,那洪亮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原来是公主驾临,碧波水府真是破壁生辉呀,失迎失迎,请恕青蛟有失远迎之罪。”

狐仙儿见老父亲这么说,刚好瞥见青阳那张古怪的表情,脸色不由得一阵绯红。

“老娘跟你有何话好说,看打……”

“哼!龌蹉的东西,今日过了再收拾你!走……”

“哼哼,真是你,我看你是在找死!”狐仙儿面色一冷,手中钢鞭一现,便要朝胖子脑门心拍去。

青阳白眼一翻,看了一眼猥琐的胖子,不屑地冷哼道:“好一张伶牙俐齿的觜,冤枉你?刚才我可只说了在歪脖子桃树下,其他什么都没说,你怎知道桃树下偷窥之事?这不明摆着不打自招么!”

大汉和悦的面部表情突然一冷,一股冲天气势直向青阳冲去。

“暴力……太暴力了!谁要是娶了这么一个悍妇,那日子比下了十八层地狱怕还要难过。”青阳以手遮面,看着只有招架毫无还手之力的青蛟魔王,脑海中不由胡思乱想。

“闭嘴!你们两个给我等着!”狐仙儿见自己带来的仆从也牵连进去,又有些顾忌青蛟魔王的父亲,但是看着地上的胖子和青阳两人,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一手提起一个,也不撂下什么狠话,驾着云彩走了,也不管被她彪悍的举动吓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的青蛟魔王。

青阳看着已经快不成人形的青蛟魔王,小心肝颤抖不已,逃跑的念头都不敢生出半点来,看着上下挥舞,身姿飘飘,彩带飞舞,如仙子舞蹈的狐仙儿,一颗颗冷汗滑落额头。

青阳到此时才明白过来,自己就是狐仙儿这妖精拉来顶缸的,无形中参合进了眼前这两人的感情游戏。男的一身横肉,周身血气翻腾,一看就是个他惹不起的主。而狐仙儿天仙中期的实力,比之大汉只强不弱。当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自己小妖一枚的实力参合进去,明摆着是找死嘛。

“哎,我说兄弟,你可不要胡乱冤枉好人呐,我小九拳头可以站得人,手臂可以跑得马,大丈夫一个,坐得正走得直,最不屑的便是偷窥这勾当,你莫冤枉了好人。”胖子一双猥琐的小眼睛下肥胖的面庞显出一股正气,还不屑地呸呸了几声。

“哎哎……贤侄,贤侄,你答应过老夫的事怎么说嘛?这出海的货船都已经装满了。哎,贤侄,你等等啊!这是我们再商议商议……”

“哎哎!你这牛头,我与你无冤无仇,干嘛这般狠心,那日我还是尾随你之后进了那桃花林的,若硬要说看到点什么,那也是你看得最多……哎呦……你打我干嘛?”

“啪,啪啪啪……”

青阳自从上次被狐仙儿拉去顶了一次缸,本以为没事了,谁知哪个不开眼的小妖跑出去乱说,说狐仙儿和青牛根本什么事都没有,青阳只是狐仙儿打杂的佣人。这下好了,消息传到了青蛟魔王耳里,摩云洞又要不安宁了。

那大汉见青阳一身黄金锁子甲,头戴紫金冠,一身尽显奢华,配上青阳比例匀称的身材,和青阳现代人眼中那种不屈不挠的眼神,与狐仙儿往那一站,怎么看都有一丝郎才女貌的感觉。

青阳回忆起平时从一些小妖那听来的消息,暗道:“想来这位便是次洲可以富可敌国的万岁狐王了吧。而万岁狐王右下方坐着一位筋躯如磐石,面色蓝靛,赤发紫须的大汉,不知道此人又是谁了?”

“公主手下留情,此人杀不得!”

“翁(公)主,尼(你)……要相信窝(我)……窝(我)也什么都没干(看)……。”

青阳见到这样的情形,内心不由得一颤,以前以为自己做了狐仙儿的专属仆人,天天端茶倒水,跑腿作揖,鞍前马后,已经是很惨淡的了。不曾想,今日跟这位青蛟仁兄一比,那是多么幸福啊,看看这仁兄,喜滋滋迎来,还未来得及说半句讨好的话,热脸就贴上了冷屁股,被自己爱慕的人儿劈头盖脸一顿胖揍。

“认输了也不行,上次就已经跟你直言过,莫再打我狐仙儿的主意,你还是没记性,今日非给你一个刻苦铭心的教训不可,看打……”

青阳一脸愕然地看着狂追出去的万岁狐王,再看看一脸淡定的狐仙儿。

三个月后,青阳在后山再次见到了万岁狐王。

“宝贝女儿来啦?快快,来这边坐下,青蛟贤侄已经等你好一会啦!”

青阳的身体在地上旋转了几圈,一头栽倒地上,只觉得脑袋中无数小鸟在鸣叫,脸蛋肿的老高,像个包子,火辣辣地疼痛。

“青牛……,你我曾海誓山盟,难道今日你要负心于我?”

“咦,那狐媚子哪去了?哎呦……”胖子突然觉得脑袋被什么狠狠地敲了一下,只觉得天地在旋转,然后整个身体便腾空飞起来,接着扑通一声,落在那头牛妖跟前地上。

“咋咋呼呼的,有何事?”

【小说_大洋小说网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