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阶下之囚

上位完整版电影 白号 4952 字 2020-08-10

【小说_大洋小说网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那只纤纤玉手戏谑地捏了捏他的脸颊,娇笑道:“这身骨骼倒是精奇,肌肉匀称,血气还算澎湃,可惜了……”

狐仙儿见青阳半天的功夫便将吩咐做得妥妥当当,精致娇美的脸庞上也露出了一丝满意,轻轻撇了一眼站在楼下含胸低头的青阳,便踏上一朵祥云飞出了后山。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青阳额头一滴冷汗滚落,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自觉地跟随着女子走向桃花林深处。

周围花雨纷飞,那女子体态曼妙,纱衣难以蔽体,皮肤晶莹富有光泽,具有无以伦比的诱惑力。

青阳仰躺在一张快散架的木床上,圆瞪瞪的眼睛看着楼板上一个破蜘蛛网。不知不觉中,一段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浮现在脑海之中,体内枯寂的血气突然有了波动。

“……咦,看我的六重封印!”

狐仙儿走了之后,映月阁恢复了寂静无声,青阳长长舒了一口气。这神魔乱舞,人命如草芥的世界,即便如青阳这种自尊心极强的穿越者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做着伺候人的活计。就在前几天,一名莽撞的小妖不小心在狐仙儿面前将一个琉璃灯盏打碎,便被狐仙儿一把真火烧得尸骨不存。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青阳不得不压下心中的骄傲,在狐仙儿面前做任何事时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差错。

青阳也算身材魁梧了,但是在两个膀大腰圆,身材比他还要壮实三分的侍女面前,他哪有反抗的余地,见两老妈子一脸淫笑,眼露淫光,七手八脚撕扯他的衣物。青阳确实被这阵势吓到了,这明显就是强jian的节奏嘛!

妖艳的女子见青阳周身金光一闪,封印便被破除,漂亮的柳眉微微一拧,轻咦一声,“有点意思!没想到你这头小牛不过妖丹期的修为,竟然能破除掉我的一层封印。”

牛妖死了,青阳占据了他的身体,现在青阳就是牛妖,而次洲还是妖族聚集之地,虽然经过自己三载苦修,实力突破到聚丹境界,但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处在食物链的底层,如果不想方设法提高自身实力,那自己只会一辈子被人呼来喝去,受人奴役,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自己稍有不慎,便会死得尸骨不剩。

青阳苦着脸,“这人赖皮啊,怎么能一下子就从三重封印跳到六重封印?”

青阳未能逃走,本以为这女子上来便会杀他,没有想到她根本没有露出杀机,反而莲步款款而来,轻纱遮挡之下,一块块雪白的肌肤时隐时现,散发着玉质光泽,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样一副景象都要血脉喷张。

就在青阳被封印住的一刹那,丹田盘坐的沙弥突然口诵经文,缓缓抬起头来,睁开了双眼,从眼中射出一道金光,金光穿过全身,轻轻一绕,瞬间将女子的封印给破得干干净净。

青阳被狐狸精奴役的日子从此开始了。

“遵命,公主……”

青阳只觉得那只玉手每拍一下,体内的妖力就运行缓慢一拍,三下拍完,他体内的妖力就被印封了起来。

那女子看起来不到双十,额头中心有一颗红痣,为她平添了一股另类的惑人气质,她玉体修长,一对双峰高耸,粉臂如玉,小蛮腰盈盈一握,洁白无暇的玉腿笔直而修长,轻盈的移动玉足,一片旖旎风光,周围花雨纷飞,这样大胆的女子绝非常人。

青阳惊得猛然坐起,脸上一片惊喜,赶紧抱元守一,盘腿入座,将心神沉静下来。一丝丝如液体的东西,突然被青阳在自己的身体内感应到,那一丝流液缓缓的绕着青阳的身体游走,在游遍全身之后,那股暖流最终爬到丹田中小沙弥身上,缓缓游动起来。

在小妖给青阳搓洗时,他草草地从小妖那打听到,那女子叫狐仙儿,又称玉面公主,是积雷山摩云洞万岁狐王的宝贝女儿,天仙中期的实力。

青阳这时才发现狐仙儿身后站着两个老妈子打扮的侍女,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两人便已经围了上来,如提个麻皮袋似的将他提进小屋内。

青阳刚走出小屋,突然一声娇糯的声音在青阳耳畔响起,吓得他一阵激灵,这不是狐仙儿的声音还有谁的?

“这妖精往日出去都是十天半月才回来,这次怎么才离家不过半日?老子一直小心翼翼,不给她借口政治,难道今日这妖精故意来个回马枪,要找老子的麻烦?完蛋了……”

“我才不在几日,你这头懒牛就开始偷懒了!”

不知道坐了多久,青阳知道了许多以前从来想象不到的事情。而且青阳可以肯定,体内这个小沙弥肯定大有来头,而自己体内那一丝流动的东西,应当就是修佛者最重要的本源之气甘露。

这时,阁楼上又传来公主的娇糯声音:“庭院阁楼莫忘了每日打扫擦拭……”

如银铃般的笑声从桃花林中传来,女子身披轻纱,如出水芙蓉,袅袅娜娜而来,玉臂裸瘩,双腿修长,轻纱难挡,如羊脂白玉,无比的动人。

亭榭中一个完美无瑕的女子,立身在那里,双眸如水雾气迷蒙,向下望来。她冰肌玉骨,没有一点瑕疵,仙躯挺秀,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白衣胜雪,黑发轻舞,像是广寒仙子临尘一般。

同样,青阳体内的小沙弥抬头睁眼,将女子的封印一一破除。

青阳在女子面前哪还敢有半点反抗,只由得被带下去。

“不能这么等死啊,我应该做点什么呢?”

仔细的斟酌了很久,青阳体内有一丝微弱的甘露,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为了能够多一点存活的机会,青阳回忆起寒潭中得到的那段艰涩的口诀,开始拼命的集中精神力,控制着那一丝微弱的甘露在周身经脉中游走。

“后山粪池,也得按时疏通……”

青阳有些搞不清楚,苦着脸问道:“你想要我怎么样?”

青阳将桃园中千年古树小心翼翼地修剪了一遍,然后又将阁楼打扫擦洗了一遍,之后又匆匆将后山粪池疏通了一下。

甘露在佛门有诸天不死之药之称,食者命长身安,力大体光,能洗烦恼之尘垢,是一切佛功修炼的根本。

“喂喂!两位,两位!我胸口贴身藏着两件法器,送给两位了,只求你们高抬贵手……两位大姐,饶了我吧,小弟我还是处男呢!……喂,两位祖宗,别脱了,只剩内裤啦!我给你们磕头还不行么?……我操你大爷的,今日除非让我精尽人亡,否则,老子一定要将这笔账讨回来……”

“公主!”

狐仙儿嫣然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青阳,轻起红唇道:“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玉面公主的专属仆人了。”

“这……这女子好恐怖!”

青阳脸色煞白,瞬间失了血色,只觉得体内翻腾的血气被一股无名的力量瞬间给压制住,归于寂灭,而丹田徐徐旋转的金丹突然之间也停止了转动。

在青阳不可置信的眼中,那亿万个神魔的头颅便掉了下来,纷纷化为灰烬。

只见狐仙儿挥退护卫,轻笑道:“放心吧,你是个有趣的人,我暂时不会杀你。”

“青牛,谷中桃林该修剪了。”

接着那和尚低头道了一声:“请宝贝转身!”

青阳心中凛然,苦憋脸道:“仙子,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幼儿要养,你把我放了吧。”

“呵呵呵,有意思,看我的三重封印!”女子似乎来了兴趣,含笑着对着青阳连拍了三掌。

“仙子放我离开吧,真的与我无关……”

轻笑传来,那女子大大方方,肌肤如玉,沾着点点水珠,格外晶莹,衣不蔽妙体,来到了青阳近前。

“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青阳也很惊讶,根本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嗯?哎,遵命,公主!”青阳青衣小帽下人打扮,低头含胸而立,待接到命令立马匆匆下楼而去。

“喽?”青阳有些尖着嗓音,一脸意外地看着往桃林深处走的女子。

“死胖子,我曰你个仙人板板!”青阳一颗冷汗从脑门滚下来,暗暗叫苦,如果他知道那个胖妖是在偷窥人家洗澡,打死他都不敢这么摸进桃林。

“你这头牛妖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深入我积雷山重地,偷窥本公主沐浴……”女子拢了拢滴水的乌黑发丝,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青阳,让人感觉春风拂面。

看着青阳被带下,女子不由呢喃道:“那桃花林方圆一里之内都有我亲手布置的重重阵法,一般人是不可能这么杳无声息地进来,这个妖丹期牛妖竟然毫无征兆地摸了进来,真是奇怪……不过,还真是个有趣的小牛儿。”

“本公主的六重封印终于将你给封印住了吧!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女子明媚的眼中显出一丝得意,皎洁的脸庞展露出一丝妩媚,看着一脸凄苦的青阳,轻笑道:“放心吧,本公主言出必行,说过饶你一命便会饶你一命。走吧,洞中这几日正好缺少一个打杂的喽。”

“……得令……”

女子的身体散发着阵阵馨香,她不理青阳恳求,玉手在青阳肩上轻拍三下,脸色一肃,“若再聒噪,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是,公主。”

负责守卫的妖怪见了那女子数人赶紧躬身施礼,见青阳紧跟身后,几人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青阳被五大三粗的妖怪带着进入一座山洞中,然后经过几个小妖怪一番搓洗。

曲终人散了,青阳也不再继续留在这儿,一边在心里暗骂着,一边拖着疲软的孱弱身子,狼狈的往阁楼东南角一间矮小破旧的小屋走去。

等到青阳肚子“咕咕”叫了,他才从修炼中醒来,也不知修炼了多久,青阳只觉得神清气爽,一身妖力似乎恢复了一点。

这是积雷山摩云洞的后山,有阵法守护非常宁静。当走过一条峡谷,来到一片翠绿如玉的山峦前时,山峦上,草木丰盛,绿霞缭绕,整体流光溢彩,像是翡翠雕刻而成,雾气涌动,仙韵飘渺。一座洞府赫然出现在眼前,有几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妖怪把守。

“呵呵,小牛儿,如果你能破除我的这两层封印,那我便饶你一命!”不理青阳的解说,女子绽颜一笑,雪白如葱玉的手指向青阳轻轻点了两下。

女子见青阳苦憋着脸在那狡辩,红唇润泽,贝齿如玉,笑的甚是妩媚,乌发披散在高耸的胸前,她的嗓音带着磁性,非常悦耳,道:“是否被陷害并不重要,既然你来到了这里,看到了不该看的,你就得付出代价。”

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修佛者要想凝聚出甘露,最少需要百十年的时间才可以做到。不过青阳事前一无所知,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体内却真真切切的存在哪么一丝甘露虽然微弱的可怜,可青阳知道那的确是甘露。还与丹田中的小沙弥产生了共鸣。,生出了异象。

被那股流液缠绕的小沙弥却双手合十,口中传出宏大的梵音,周身泛出阵阵金光。突然,宝相庄严的小沙弥睁开了眼。而这个时候,青阳却变得有些呆滞,眼前如播放3d电影一般,只见到一位要挎火红色葫芦,脚踏离虹,脑后佛光遍照的和尚从天而降,只见他呵呵一笑,打了一个稽首,腰间红葫芦便自动飞出,从葫芦口中洒出亿万道金光,每条金光定住脚下一个凶神恶煞的神魔。

这个山谷桃林成片,很多都是万年古木,一个碧绿的水潭处在桃林中央,旁边搭建有几座阁楼亭榭,上书三个鎏金大字映月阁。水映明月,月照阁楼,很是自然和谐。

这一次丹田中的小沙弥深受打击,却不再抬起头来,而是低眉顺目,双手合十,寂寂地盘坐在丹田,任凭青阳怎么沟通都毫无反应。

“完全是误会,我被一个死胖子坑了,他在陷害我,让我背黑锅,刚才明明是他在这里偷窥,与我无关。”青阳在心中问候着那个无良妖怪的女性亲属十八代。

“……灰灰了?”

半个时辰后,青阳被换上了一套麻衣,又被带着穿过几个石洞,来到一个山谷。

不待青阳胡思乱想,狐仙儿对着他巧然一笑,一双美目,水波盈盈地上下左右打量了他一番,突然轻启红唇道:“若想保住小命,一会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不可以出声,否则……哼哼!来人,给他换上!”

一袭白衣的狐仙儿在阁楼阳台上斜靠在软榻上,如一个睡美人,右手枕着头,左手接过青阳递来的仙茗。

那女子尖俏的下巴微微一扬,沉声道:“将他带下去打整一番,然后送到我院子里来。”

忿恨无奈的青阳郁闷地嘀咕道:“原来这和尚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青阳快哭了,有口难言,见那女子袅袅娜娜来到近前,伸出纤纤玉指向着他而来,面色愈发凄苦。他想要躲避,但发现对方的动作竟快过他,无法避开,他心中骇然,这绝对是强者,这个看起来妩媚妖娆的女子,恐怕大有来头。

这一次青阳感觉到一股气流侵入了自己的奇经八脉,气流游走过的地方经脉瞬间被封,翻腾的气血都变得枯败,丹田处更是黯淡无光,灵气消散,妖力丧尽,如同加了一层牢笼,晦涩难行。恰在这时,丹田处的小沙弥像方才一样抬起头来,从眼中射出一道金光,费了半刻钟才将女子的两层封印给破除。

此人不是狐仙儿还是谁,青阳见她周围桃花绽放,粉红一片,但是她却人比花娇,摇曳生姿,也不知道这个美得不是人的妖精会怎样对待他。

“嗯,以前那个打杂的被我新研究出来的阵法给灰灰了……”

“你们要干嘛?快放开我……”

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青阳虽然通过可怜的零碎记忆知道一点,可是这具肉身只是一个通智期的小妖,他知道的东西也有限的很,为了后面的生活,青阳开始默默的胡思乱想。

“什么?专属仆人?有没有搞错……”

【小说_大洋小说网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