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波罗密多心经

上位完整版电影 白号 3611 字 2020-08-10

【小说_大洋小说网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和尚神色一凝,青阳连忙掏出铜壶递了过去,和尚认真而又仔细的打量,过了好久才长叹一声,道:“真是非常高明的手法,真是天下少见,我怀疑这铜壶内有乾坤,是件难得的宝物,只可惜神纹模糊,灵性十不存一,如今算是废了。”大和尚微微叹息,眼中跳跃的光芒瞬间寂灭,将铜壶递给青阳,道:“此物与我无缘,不能收。”

青阳只是简单将得宝的经历简单介绍,称这三件器物是在隐雾山大王洞府得来的,是那九尾狐妖陪嫁之物。

“大禹王铸造九鼎镇压九州气运,那是上古时期的事了,距今已有数十万年。大禹也并未建立大夏朝。如今中土倒有一个存在不知多少岁月的大夏王朝。除去中州人族聚集较多,形成大夏王朝外,我佛门主要广布于贺州地界。其余各州大多荒芜人烟,多为各族占据。其间也有数之不尽的小国星罗分布。”

青阳静静聆听,听到深处心痒难耐,他目前缺少的就是修炼法门,如能进入一个圣地教派,参悟仙经秘法,那此生有望踏上仙道一途了。

“老衲修炼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深藏证菩提之道妙,道法太深,你如今修为心境难得听懂,好生感悟《心经》才是正道;等你修炼到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之时,方可明悟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深藏证菩提之道妙。”

大和尚眼神迷离,远眺东方,沉声道:“东方神州神秘莫测,有昆仑圣境、碧游宫、八景宫;西方贺州有佛门灵山;东南赡州有珞珈山;西北有瑶池仙境;南方次州有妖皇宫;北方俱州有浮屠殿;再加上个中州大夏皇朝,这些都是存在无尽岁月的圣地教派。”

“这……这……”

青阳内心奇怪,见和尚不要,但是他也死活不敢伸手去接,若是再次被黏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弄下来。

“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得来?”和尚看着眼前的铜灯,如获至宝,轻轻摩挲着。

“呃!大日如来还未成佛?”

青阳得和尚的《心经》有些过意不去,便想将铜壶也一并送给他,奈何和尚推却不要。此时听到和尚说出铜灯来历,便将心中疑惑问出。

“这是……”

“在下刚从深山走出,对当下世界状况不甚清楚,还请禅师为我解惑。此地是哪方地界,地域广大有几何?”

青阳见和尚并没生气,反被和尚奚落,他也不在意,讪讪一笑,也不多言,静静聆听和尚接下来的话语。

青阳有些惊讶,偷偷打量着老禅师,内心嘀咕道:“以为捡到了宝,没想到是块灵性不足的老铜,我本想靠它做敲门砖,拜在你门下,如今看来,只有看看那个破铜壶能不能起点作用了。”

“你之道路在你脚下,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波罗密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今日,我便以此经换取你这盏宝灯如何?”

青阳惊愕,摇摇头,眼前这位乌巢禅师虽然法力广大,但是明显还未超脱天地的存在,难道真不是传说中的那位大日如来?结合封神传说,他知道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也是不住庙观,亦不居洞府,只在乌巢中容身,那便是大日如来佛,三足金乌陆压道君。这陆压先修道后修佛,集两家之大乘,化身大日如来佛,立密教教义,本体住在乌巢,参禅悟道,是个准教主级的人物。

大和尚早已看出青阳那点小心思,呵呵一笑,道:“你这头小牛儿,我已将《心经》传于你,你还又来打我老衲的主意,贪心,贪心!”

乌巢禅师似乎看透青阳的内心,也不赘言,直言道:“这些圣地教派难说谁强谁弱,毕竟都存在了无尽岁月,底蕴深厚得难以估量。但是,东方神州最是神妙,灵气浓郁。如那身处九天彩云间的昆仑圣境,修炼的玉清仙经,有体悟先天,延生避死之奥义;那身处无稽崖顶的碧游宫,修炼的上清仙经,乃是夺天地造化之妙门;而缥缈峰中的八景宫,修炼的太玄经,乃是无为自然大道之法门。至于次州妖皇宫,乃是天妖修行之道,密炼金丹,一条捷径直取混元;而北方浮屠殿,喜好杀戮,夺人精元,有以戾气杀戮培养金丹的精妙法门。”

青阳一听,一阵沮丧,如今他身无修行法门,实力低微,在这个弱肉强食的陌生世界中不知道该如何去生存。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大能,却被拒之门外。

当下,青阳一脸热切地看着乌巢禅师,讪讪一笑,道:“大师法力无边,修为通天,所修炼法门想必也不弱于那些圣地教派吧。”

他尤不死心,追问道:“大师可识得一位名叫陆压的道君?”

青阳一直注意着和尚,见和尚一惊一乍,此时那欣喜的模样,哪还不知道铜灯对和尚的重要性。于是将脸一拉,做出可怜兮兮状,一副铜灯是我的命,你拿走了我就活不下去的表情盯着老禅师。

青阳偷偷吞咽了一下唾液,湿润干燥的喉咙,接着问道:“禅师,那这些圣地教派中,哪一派实力最强?”

和尚也不矫情,闻言而答:“此乃九州地界,据传上古时代,大禹治水后,炼制九鼎用来镇压气运。便将这方世界划分为九州。东南赡州曰农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贺州曰并土,正中中州曰中土,西北幽州曰肥土,正北俱州曰成土,东北台州曰隐土,正东神州曰申土。我等脚下之地乃是次州沃土,其宽广难于度量。”

青阳从怀里摸出铜壶,讪讪一笑,举过头顶,道:“禅师,你看看这件器物如何?”

和尚看着天际,自语道:“仅这次州沃土距离便无尽远,便是我等修行之人,纵然驾虹飞行,恐怕也需要数十年。若是凡人,纵然可以活数十世,也难以走遍这次州。至于九州地域到底有多广大,不可想象!”

什么?青阳不敢相信,《波罗密多心经》又名《多心经》或者《心经》,据传此经被三藏法师传之后世,成了修真之总经,作佛之会门。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青阳有些惊讶,这铜环在隐雾山的时候可不一般,霞光四射,能大能小,婉转如意,一般兵器根本无法与之一碰,怎么一到和尚手里就变得平平凡凡的老铜一块,连一丝宝光都泛不出来?

“原来如此,九尾狐一族,祖先追溯到上古时期,那时有位大能者,名叫女娇。乃是大禹王的爱妻,那大禹善治水外,还善炼器。这铜灯来自九尾狐一族也不奇怪了。”和尚微笑着眯起眼睛,心中了然。

“施主也识得老衲先祖?”这回大和尚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动容。“陆压道君生于开天辟地之初,乃三足金乌得道,可惜生不逢时,遭逢天地量劫,最后投入佛门,成就如来佛果。他也是老衲之先祖。”

“这么广大!”青阳听得目瞪口呆,还有那大禹治水,那可是神话传说,这里是哪?封神时期?还是西游世界?”青阳感觉有些不对劲,喉咙干燥,声音嘶哑地问道:“大禹王造九鼎后,是否建立了大夏王朝?如今九州地界,是哪个国家掌朝?”

“我不住庙观,亦不居洞府,只在乌巢中容身,可唤作乌巢禅师。老衲至今修为浅薄,还未证得如来佛果,不算如来。”和尚脑后佛光四照,宝相庄严,声音宏大。

青阳一脸肉痛地将铜灯拿出来,递向和尚,“大师,你再看看这个东西怎么样?”

“你莫担心,此物只剩一丝残缺灵性存在,先前已经饮足了你的精血,此刻又被我施了手段,它不会再饮你精血。只是,此物残破不堪,灵性已然不在,你徒留在身边也无多大用处,还是将之扔了吧。”和尚和颜悦色,不再往铜环上看上一眼。

“咳咳咳……”青阳差一点被一口痰呛死,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大和尚,竟然是大日如来佛陆压道君的后人?也难怪,这和尚会模仿大日如来不住庙观,亦不居洞府,只在乌巢中修炼,还一见面就将《心经》送出,与西游中乌巢禅师行径一模一样,原来是有传统的啊。

和尚那宏大而又充满禅意的话,使青阳似明非明,似悟非悟,心间生出一股清净之意。同时,丹田一股灵气快速汇集,形成一股米粒大小漩涡。

和尚将《心经》相传之后,遂又与青阳攀谈起来。

“哈哈哈,孺子可教我方教,能听教诲方是汝之造化,若不是因缘,我又何必传心经于汝,多心杂念之人,自是听见多心经,等你到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想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之时,你听见的就是心经了……”。

青阳面色一黑,没想到这铜壶也是个废物,大和尚不要,那怎么才能拜入门墙?看来只有它了。

这和尚竟然要传他《波罗密多心经》,对于修行一途一知半解,如个外门汉的青阳来说,这经卷太过重要,于是拜伏于地恳求,那禅师遂口诵传给了他。

和尚似乎看出了青阳的想法,面色犹豫,沉思半晌,说道:“你之缘不在我处,不能收你入门。”

和尚细细为解答,青阳越听越感觉惊恐,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不是封神时代,也不是西游世界,但这里有大禹治水,有共工怒触不周山,有后羿射日,更有一个称战斗圣佛的猴子在贺州佛门圣地灵山上讲经,但就是没有西游,没有唐僧,没有猪八戒,没有沙和尚。

和尚神色凝重,眼中一团火焰在跳动,青阳看这架势不敢耽搁,连忙将铜灯递了过去,和尚认真而又仔细的打量,不时闭眼用心神感应,过了好久才长叹一声,面露微笑,道:“吾道可成也!”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青阳搞不懂,有些抓狂,有些崩溃,瞪着一双牛眼,死死看着和尚,嘶哑着嗓门问道:“大师,你是不是乌巢禅师?是不是大日如来?”

“请问老禅师,当今九州中存在着那些势力,哪方最强?”

【小说_大洋小说网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